首页 > 宏观金融  > 正文

马云“忧虑”引香港商界共鸣,香港的创新精神丢了?

    来源:36氪

  

马云“忧虑”引香港商界共鸣,香港的创新精神丢了?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11月3日关于香港未来经济吸引力的一番忧心之论,引发香港各界的触动。

在当天见报的媒体采访中,马云表示,蚂蚁金服的上市地点仍未定局,“围绕支付宝是否在香港上市出现了很多媒体报道和猜测,我们只会在认为香港做好了准备时才会在该城市IPO。”他借此表达了对于香港市场能否给创新企业提供足够空间的担忧,“所有的上市规则都是几十年前互联网时代还未到来时,为房地产开发商、银行、金融家和传统零售商制定的,因此与新创公司和新业务无关。”

这番忧心之论,引发了香港经济界的共鸣,就在11月3日晚间,香港上市公司商会主席梁伯韬就在发给香港记者的书面公告中,呼应了马云的观点。他公开指出,源于香港监管机构缺乏市场化思维,香港在吸纳科技公司方面的成绩远远落后。

佐证来自港交所的一组统计数据,2010年至2013年间有343家企业在香港上市,但只有22家(6%)属于科技相关公司,这一比例远远落后于美国、新加坡等地。

梁伯韬在书面公告中强调,目前由香港证监会推动的关于香港上市监管架构的改革咨询,内容一旦落实,更只会强化这种缺乏市场化的思维,而这正是香港上市公司商会及众多市场组织、专业团体和金融从业员反对有关咨询内容的原因。

今年6月17日,香港证监会突然抛出一份改革上市监管流程的咨询文件,建议联交所成立两个新的委员会来决定有争议的上市个案。尽管香港证监会解释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加速,简化,透明化上市监管决策,而香港业界则普遍担忧,这一改革如获通过意味着香港上市规则将由现行的“以表现为基础的披露制”更改至“以政策走向为本的审批制”,会是监管制度的倒退。香港上市公司商会就持有这一观点。

11月3日晚间,香港上市公司商会重申,上市政策制定和上市审批工作需要由对资本市场运作有深厚认识和贴近市场发展趋势的市场专业人士参与,以适应金融科技及初创公司的需要和公司架构特点,这方面的工作应由市场人士主导,而非由证监会独揽大权。“如果通过现在的改革方案,任由证监会的监管思维主导,势将令香港股市发展更守旧和官僚。因此商会重申,扩大证监会权力的上市改革方案,反而窒碍了香港创新精神的发展,长远而言,只会断送香港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地位。”

梁伯韬在公开表态中还提及了当年阿里巴巴上市错过香港的例子,他说,阿里巴巴当年转投美国上市,便是源自香港证监会漠视港交所和市场意见,拒绝对同股不同权作原则性的探讨。

而如今,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已经获得批准,允许这种“双重股权结构”企业在新加坡上市,正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优秀公司。而美国证券交易所因为早已支持这种结构而引入许多大型科技创业公司。美国25大“双重股权结构”企业,包括Facebook、谷歌和LinkedIn在内,其整体市值已达到9274.2亿美元。

香港金融服务界立法会议员张华峰就曾直言:“全球经济结构已经发生变化,我们当前的上市监管必须要随之进行改革。如果保持不变,所有这些科技和新经济公司都将在美国或其他海外市场上市。”

就蚂蚁金服而言,甚至都不存在股权结构等问题,马云忧心的是,现在的香港缺少的是创新精神。但他仍相信,“如果能推进改革,香港仍将是亚洲的金融中心。”

分享>

相关推荐

切换至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