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解读金融工作会议:货币政策料难宽松 资产泡沫受抑制

陈莹莹 彭扬 中国证券报2017-07-17 08:54
金融工作会议 政策速递 收藏

解读金融工作会议:货币政策料难宽松 资产泡沫受抑制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业内人士认为,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等四个原则的确立,有利于稳定市场对金融未来改革发展的预期,有利于厘清金融创新和风险累积之间的边界。同时,在金融混业大趋势下,金融监管部门将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辨别业务本质,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力促金融监管和风险排查跟上金融创新的步伐,避免因监管规则不统一而形成套利空间。

  强化监管原则确立

  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要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

  不难发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仍是当前金融工作的底线,强化监管原则也已确立。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认为,强化监管首先要树立“穿透式”监管理念,穿透所有金融风险,这一监管理念也得到了政策上的认可,如我国互联网专项整治方案多次明确提出了“穿透式”监管的概念,确立了穿透式监管理念。以资产管理产品为例,其存在着产品规则不统一、层层嵌套;没有严格遵守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很多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与投资方向不匹配;数据和投向不清晰等风险点,对此各个监管当局应当坚持穿透性的监管原则,穿透到最终的投资者、穿透到最终使用资金的产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未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作用是从更高层面统筹和协调金融监管。在金融创新不断发展的情况下,过去在监管中会出现空白和盲点,以及交叉和重叠,甚至还会产生一些矛盾。未来监管会有更多的统一性,克服原先的短板。就资管产品的统一监管而言,会从金融机构的市场行为入手。不仅规范行为,还包括对于如何能够为实体经济带来更好支撑,带来更好效率等方面进行监管。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认为,金融监管需要练就“火眼金睛”,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整治金融乱象,这意味着未来所有的金融业务都会按照统一标准来考量。对相同的金融领域,不同的监管能做到保障公平竞争。

  在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少君看来,未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作为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机构,将统筹“一行三会”,加强金融监管协调、强化监管问责机制。有效解决当前监管协调力度较弱,跨领域金融监管标准不统一,存在规则冲突或监管真空等问题。

  改善间接融资结构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1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36万亿元。从结构来看,属于间接融资的银行贷款仍是最主要渠道,占比达73.5%。

  会议提出,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要改善间接融资结构,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表示,本次会议明确直接融资的重要性,这意味着我国将坚持大力发展股票市场和公司债市场。银行信贷间接融资体系面对影子银行的严重干扰,利率市场化的效果有待提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迟迟未能显著下降。因此,本次会议再度提及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通过股票市场的建设来降低股东权益融资成本,通过公司债市场的发展来降低债务成本,这是服务实体经济的具体举措。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认为,考虑到目前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发展的阶段和特征,中央依然采取鼓励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并举的发展策略,在直接融资层面更多是希望通过创新来提升增量;而在间接融资层面更多是存量调整,在国有大行推进自身战略转型的同时,希望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发挥更大的作用来提升银行系统的市场化程度。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指出,在间接融资占主导的金融体系下,银行更愿意服务国企央企客户。因此,为了支持小微企业、“三农”和精准脱贫等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环节,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就必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推动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对于国有金融机构,未来应进一步发展中间业务,加快与互联网机构的融合,增强自身竞争力。

  谈及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连平称,银行正在推进体制、机制、业务、人力资源、财务和成本等方面的转型。但战略转型最重要的还是业务转型。业务要从过去的粗放式经营模式转为精细化、集约型的业务模式,将来更多朝着低资本占用和轻资产等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未来要更多地发展跟收费有关的服务。比如为客户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计划,包括融资、咨询、财务管理等方面。同时,业务转型也需要体制、机制作为支撑,如果内部体制和机制依然比较僵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业务转型恐怕也会因此受到阻碍。

  货币政策料难宽松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金融监管将从更高层次实现统筹协调,将更具权威性。从货币政策来看,短期内货币政策难再宽松,资产泡沫将受到抑制,金融发展将向服务实体经济回归。

  监管将更具统一性

  在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看来,此次将设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并不是简单协调,承担的责任会比协调更大和更宽,其中包含了金融稳定和金融发展相应的职能。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2013年设立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的升级版,从以前的“水平协调”到现在的“垂直协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表示,各政府相关部门以及社会、学界、金融界的代表将参与到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中。从金融稳定方面来看,地位高于“一行三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在“一行三会”之上负责统筹和协调金融监管,未来监管会有更多的统一性,克服原先的短板。

  金融发展向服务实体经济回归

  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设立的同时,还会涉及有关两方面的问题。连平认为,一是有关金融稳定,稳定就是要管住风险。实施审慎的宏观管理以及比较适当的货币政策等,保持金融运行的平稳。另一个职责是发展,包括金融行业的发展,如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以及在此过程中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使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更高,更好满足实体经济需要。

  对于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否会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邓海清认为,从政策初衷考虑,应当只是将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职能纳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但在执行过程中,是否会削弱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仍然值得观察。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同时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这意味着短期内货币政策难再宽松,资产泡沫将受到抑制,金融发展将向实体经济回归。

责任编辑:Rachel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