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资金荒”来袭:消费金融“弹尽粮绝”,资金成本暴涨5%

墨菲一本财经2017-11-16 09:04
消费金融 金融科技 收藏

“资金荒”来袭:消费金融“弹尽粮绝”,资金成本暴涨5%

  上周,拍拍贷上市纽交所,首日收盘价13.08美元,对比13美元的发行价,离破发,只有尴尬的一丁点。就在一个月前,趣店上市,开盘大涨43%,收盘仍有21%涨幅。

  相隔一个月,却冰火两重天。

  趣店上市后,现金贷行业深陷史无前例的舆论危机中,行业监管,也呼之欲出。资金爸爸们开始收紧,大平台找钱困难,小平台几近断流,甚至付出30%的成本都找不到钱,行业陷入“弹尽粮绝”的危机中。行业甚至出现专门的“资金掮客”,简单撮合,就要收取巨额服务费。

  危机下的消费信贷,将如何缓解资金饥渴?

  突然来袭的资金荒

  短短一个月,原来还是资本市场宠儿的现金贷行业,瞬间感受到资本的冷酷和反复无常。  

  银行已准备离场。

  在此之前,一些开放的城商行、民营银行,在有担保和保险的前提下,愿意和头部现金贷公司合作。

  “最近他们表示,不会再新增资金,最多将存量消化完。”某现金贷平台资金业务负责人颜琦尝试过争取,结果对方说“不抽贷(将给的钱强行收回)就不错了,别再谈条件。”

  尾随其后,信托机构也准备撤离。

  某信托机构负责人称,近半年内,不再对接新的现金贷平台,“只把已签的合作消化掉”。在两个低成本的资金端收紧后,现金贷最大的盟友P2P,也渐渐有抛弃他们的迹象。

  某P2P平台负责人向一本财经表示,公司目前对接了两家现金贷平台,“计划半年内,不再对接新的平台。”

  资金爸爸们的集体出走,让现金贷平台倍感压力。据多家平台透露,行业暂时还未出现“抽贷”现象,但资金方普遍态度是,消化存量,不再新增。“今年资金成本普遍提升了,去年在10%左右,现在已到15%。”颜琦称,资金方不仅坐地起价,甚至提出更多苛刻要求,才同意合作,比如先交一大笔的“保证金”。

  头部公司只要接受“涨价”,还有资金方愿意接,而小公司,已到寸步难行的地步。“平台起步阶段,资金是最困难的。”某刚刚起步的小现金贷平台负责人罗欣表示,因为没有数据,从外界拿到资金的概率为零。“最开始我们基本都用自有资金放款。”罗欣称,即便是现在他们月放款达到了1亿左右,也无法找到钱,“大多资金爸爸的要求是,月放款额没有到10亿,就免谈。”

  10亿,基本成了大多资金方心中暗设的门槛,“达不到10亿,就算小平台”。

  “现在我把资金成本控制在利率24%,但这都不容易”,罗欣称,“一些平台甚至愿意接受30%利率。”

  资金荒之下,很多平台面临“弹尽粮绝”,一些小平台已到了“先找钱,价格都好说”的地步。

  不仅仅是现金贷,整个消费金融都陷入“找钱难”的困境之中。

  比如场景分期,他们给消费者的利率都较低,资金成本得控制在10%之下,因此可供选择的资金方几乎只有银行。“场景分期的风控并不好做,本身很难盈利。”某银行的业务负责人称,银行对这个模式还不太认可。

  而供应链金融、农村金融,找钱也不容易。“他们很多公司都是贴钱做”,某资金负责人称,这些行业利都太薄。

  今年备受资本推崇的汽车金融,情况也并不乐观。

  因为汽车金融对资金的需求极大,一次融资,就需要十亿之上。因此能和他们合作的资金方并不太多。某汽车金融公司为了寻找资金,发动了公司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就连公关都得出去找资金”。

  整个消费信贷,似乎都陷入史无前例的资金荒中。资金如此饥渴的前提下,行业开始出现“资金掮客”。这些人大多是银行或传统金融机构出身,拥有一些资金方人脉资源。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大数据或系统服务商,他们曾给资金方提供过技术服务,资金人脉较广。

  随着资金抢夺越发激烈,资金掮客的撮合交易费用也水涨船高,“行业的标准价格,是2%到3%,一些强势的掮客,可收到4%。”资金掮客王欣称。

  而这个工种,正在成为行业内“最轻松也最赚钱的职业”。

  “比如,撮合了1亿资金,掮客就要收走200万~300万,一个现金贷平台每月放款高达几十亿,掮客的获益能上千万。”王欣称。

  “只要资金和资产信息不对称,我们就将一直存在下去。”王欣称,这个特色的中间“夹层”,正是资金荒的必然产物。

  观望与等待

  行业这一轮大的资金荒产生的直接原因,就是来自“未落地的靴子”——监管。  

  趣店的舆论风波中,箭头直指“资金方”,有媒体点名多家资金方,称给趣店提供了弹药。此后,部分资金方开始了防御性“收缩”。

  舆论之下,监管也越来越近。

  近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公开场合提到,现金贷规模扩张迅猛,发展有待规范。据知情人透露,一个月左右,监管就会出台一个现金贷的监管意见,将划出行业底线和门槛,但还没有细则。在政策落地之前,传统金融机构基本对现金贷业务持谨慎态度。

  “和资金方的反复接触中,我们能感觉到,一些传统金融机构对消费金融,态度非常保守。”王欣称。

  尽管消费金融极度火热,但传统金融机构并不为之所动。

  某银行的部门负责人称,曾有现金贷公司来谈资金合作,“我们把半米高的尽调资料交给他,让他先回去按照要求整理,对于现金贷所谓的线上风控那一套,银行根本不认。”

  这不是孤例,“大多银行对于消费金融的资产,是不认可的态度。”该负责人称。

  “银行觉得,他们将资金供给消费信贷,风险和收益是不相匹配的。”王欣称,在大多传统金融机构眼中,现金贷的资产是用高利率来覆盖高风险;而场景分期不但风险不低,盈利还很难。

  尽管消费信贷的风控日渐成熟,但还没有“跑完一个经济周期”,未得到完全验证。大部分业内人士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还在等,等到消费信贷模式彻底落地,风控完全成熟。

  传统金融的大门紧闭,资金的核心部分,还未进入消费信贷领域;而少量流动的资金,基本被头部公司瓜分殆尽。特别是在现金贷行业,“二八效应”极为明显,头部公司吸金能力惊人。“行业的老大,掌众金融上个月放款额已近百亿,完全没有出现资金困难。”颜琦称,多家P2P表示,他们愿意和现金贷公司合作,“但只和头部的谈。”

  “二线的平台,即便你的资产再好,可能都没有机会撬开资金方大门。”罗欣称。

  一边在等待监管,一边在观望模式,资金爸爸们坐在高地之上,等待着收割最终的果实。

  自寻出路还是积极投靠?

  整个消费信贷市场难道要坐以待毙,等待资金爸爸们的施舍吗?

  很多头部公司已看到,太过仰仗单一资金方,未来发展将受限,他们正在谋求出路,其中一条路径,就是发行ABS。

  国内消费信贷ABS开始火热。

  花呗ABS在上交所挂牌,优先级利率低至3.6%;小米金融在成立一年便成功发行首款信贷ABS,今年6月,更是拿到了上交所30亿储架式ABS。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消费金融ABS产品年度新增总发行规模,高达2228.33亿元。

  尽管看起来一片繁荣,但消费信贷公司想发行ABS,都是困难重重。其原因和银行的态度一致,消费信贷的资产,并不算最好的资产,无抵押,风险不低,且没有跑完一个经济周期。

  “行业现状是,不是给资产包直接定价,而是看你的主体信用如何。”某ABS的专家称,目前我国的现状是,ABS还是主体信用好的大公司的游戏。

  因此,开始有不少消费信贷公司曲线救国,从场内的ABS,转到了场外的ABS。所谓的“场外”,已不是真正意义的ABS,这种“结构化资金”,与私募的玩法,并无二致。

  “这是一条出路,但能玩转的人,并不会太多。”颜琦称,既要能玩转资金,还要懂消费信贷的资产,这样的人才,凤毛麟角。

  此外,还有一些公司,开始彻底往“助贷”转型——只给传统金融机构提供获客和风控服务,自身完全不碰钱。钱从资金端账户直接到借款人账户,现金贷平台只收服务费。

  “如果现金贷更让利,更开放,也许可以和传统金融机构达成某种默契。”王欣称,其实,金融科技和传统金融的关系,如果是“合作不竞争,补充不替代”,会走得更顺。

  头部公司,还有转圜,而二三梯队的平台又该如何?

  “找资金就像交女朋友一样,标准降一降总能找到。”王欣称,有些资金方重安全,也有资金方重“利益”,任何合作,都需要找到一个契合点。“抱住资金爸爸的大腿,这是最后的出路。”他说,最近他们找了一家P2P,让其入股,条件是,每个月都要提供稳定的低成本资金。

  让资金爸爸入股,一起玩耍,成了小平台的逃生出口。未来,资金和资产会持续处在这样的不平衡中吗?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解决这个难题只有两个方式:要么是手握大量资金的传统金融机构“解冻”,水源大量流入,可缓解饥渴;要么是资产端的洗牌,部分玩家退场后,可资金汇聚。“没有资金需求的公司,不是好公司”。

  换一个角度看,这次大的资金荒来袭,也说明行业在飞速发展。

  资金和资产,在不平衡和平衡之间摇摆,促成了整个金融体系的运转和前进。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超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