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夏心愉第一财经2018-01-30 09:22
扫码支付 金融科技 收藏

  两大移动支付巨头被要求在线上断开与银行的直连这事儿,被市场拿来反复热炒:从网联的横空出世,到209号文断直连“最后大限”6月30日的明确,再到央行前不久发布的《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发〔2018〕281号,下称“281号文”)——再次重申不得新增直连,存量业务要尽快迁移至银联或网联。每一次监管推进,两大支付巨头都要被拉出来演一次“被套紧箍咒”的角色。

  然而,所有这些“热炒”都只说对了故事的一半。移动支付巨头们二维码交易链条中的一侧——后端,越顶过合法的清算组织直连银行,将被拨乱反正。但外界的视线,却始终没有关注到手法和财技均隐匿的交易链条中的另一侧:前端。

  在前端,这些移动支付巨头也并没有本着他们牌照所许可的职能(第三方收单),直接与商户们连接。在他们与商户之间,其实还潜藏了至少两道灰色环节:一道实际承担了跨法人机构清算职能的“通道银行”,以及对接在这些“通道银行”与商户之间的持牌收单机构、地推公司。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支付机构的备付金不得互转是行业铁律。既然支付机构与支付机构之间不能“直连”,移动支付巨头们为了快速扩大可受理的商户范围,想到了一种巧妙的“间连”方式,即通过“通道银行”将通道放给持牌收单机构,将这些收单机构的商户快速变为受理自己产品的商户。

  另一种情况,移动支付巨头们还会将业务外包给实际承担着收单职能、处理交易信息、接触客户资金、灌装机具密钥的地推公司,这些公司甚至完全没有收单牌照资质,即市场所称的“无证机构”,其中卷款跑路的“二次清算”公司已经不是个案。

  这种靠裹挟银行违规“放通道”、靠无牌二清公司拓商户的灰色二维码交易链条,在“创新支付”“无现金社会”的保护色下长期潜行。“支付便民”与“监管套利”同时存在。

  大面积外包,加上利润层层加成的财技,以及挟“用户”、挟“备付金存放”以令诸侯的模式,总是能够带来高效拓展、野蛮生长。过去短短2、3年间,聚合支付二维码已经遍布衣食住行、大街小巷。

  不过,风水轮流转。支付产业的整个政策语境,在过去半年里迅速地完成了由促发展向严监管的取向切换。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在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去年底前后相隔不到两个月内,支付监管密集出台了五个重磅文件,其中也使长期处于监管观望及条法真空地带的二维码支付,第一次有了明确规范。

  在这些文件中,不只是“后端”直连银行,“前端”那些隐匿的灰色交易链条,也将被节节砍断。

  无证机构混杂其中

  离央行印发令支付行业震动的《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已经两月有余,而通知规定的持证机构自查自纠整改期也已经结束。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通知下发后,多家银行高度重视,已经成立总行层面的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小组,涉及运营部、科技部、信用卡部和零售业务条线等跨部门联动,推进落地。

  “风险隐患极大的代扣接口违规开放、为一些无牌公司提供支付接口,这一轮摸查都要把问题揪出来,然后一一整改。”某大型股份行人士称。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人民银行发布217号文后,支付市场上风声鹤唳,银行被迫关停通道,包括民生银行厦门清算中心、浦发银行等专门针对第四方支付公司提供扫码业务的也相继关停,对市场存量支付公司大受打击,虽然持牌支付公司因为有牌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但是跟下游代理服务商也都在换签新协议,以免产生自身影响,有些服务商被迫将自有商户资源签给支付公司和银行。大部分第四方和支付服务机构、聚合支付公司均受到较大影响,在市场上找通道的比比皆是。

  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11月份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银办发[2017]217号),这是自央行联合13部位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之后,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针对支付行业“严打”的文件。央行人士称:这一文件主要是在前期打击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相关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相关工作,以持证机构为重点检查对象,全面检查持证机构违规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下称“无证机构/无牌公司”)提供支付清算服务的行为。

  “无牌公司”认定标准(划重点啦)

  做银行卡收单业务的和做网络支付中转的,市场上有很多代理表面是做代理实际上是做“大商户”模式的二清,什么是“大商户”呢,就是他以商户的资质接入有牌支付公司或者银行,后者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有交易量和交易手续费的收入嘛,而这些以商户资质的无牌公司下游再接入各类下级代理和商户,自己进行资金划转和清分清算,怎么甄别呢,商户的清算款记录查一下,是不是这些公司给你划款就一目了然了,当然有的做的规模大的“无牌公司”跟银行合作“一账通”业务,表面上通过银行进行转账,实际资金还是从无牌公司进出的,银行只进行代付而已,这种比较高级,看划款记录是很难看到嫌疑的。

  网络支付的认定很简单,只要是没牌照却有电子钱包功能的,或者有余额账户的,或者无牌替商户做转接分账入户的。

  此前央行连续发布五个重磅监管文件分别是:

  《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2017〕217号,下称“217号文”)——继续深化无证机构整治工作;

  《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发〔2018〕281号,下称“281号文”)——加强市场风险防控,规范创新发展;

  《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2017〕248号)——强化备付金集中存管,切断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模式;

  《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发〔2017〕296号,下称“296号文”)——规范条码支付健康发展;

  《关于加强条码支付安全管理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2017〕242号)——对296号文的技术补充。

  在“支付‘直行道’”系列报道上篇《断直连、关通道:聚合支付大洗牌》中,已经对上述文件中就“后端”线上直连银行行为的规范进行了分析,解读了支付机构以备付金存放做“饵”与商业银行发生的暧昧关系,也已揭秘了“前端”中“通道银行”的角色和模式。本系列下篇,将起底不为外界所知的灰色二维码交易链条部分。

  大道至简。一切模式回归到最初各就各位的牌照逻辑里,应该是怎样的?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如上图所示,互联网金融两大扫码支付巨头,从牌照资质出发,是持牌的收单机构,基于牌照本位,收单机构应当一头连接线下(或线上)商户,另一头接入清算组织,再由清算组织连接至各发卡行进行转接清算(其体内闭环的用户账户余额间支付除外)。

  在前端,牌照赋予他们拓展线下商户的职能,哪怕是在监管正式点头前抢跑的二维码支付,也应由他们直接和商户连接、布放二维码或扫码机具,亦即商户将交易数据上送给他们。

  但线下商户多如牛毛,一家一家拓展显然耗时耗力,且需要极其庞大的团队。巨头们流量定江山,对待太“重”的业务链条,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外包模式:交给各合作代理商。只是这些实际接触了结算资金的、扮演着收单角色的代理商中,存在着不少“无证机构”。

  从用户的视角来看,我们在一些小店小铺扫移动支付巨头的二维码收单码(包括主扫或被扫模式),或是小餐馆贴在桌上的那些用于点菜付费的二维码,据知情人士估算,其中9成以上均遁入了“外包收单+二次清算”的灰色链条。也就是说,我们扫码的交易信息从手机APP传至商户后,并非直接上送给移动支付巨头们,而是首先去了外包商那里;而清算的资金链条从上至下正好相反,但也同样会经过这些外包商。这也是为什么不少用户在扫码时会识别或跳转诸如“收钱吧”这类支付平台。

  “这些代理商就像是清算流程中的‘二房东’,有些‘二房东’会在当中截流资金,搞个T+2、T+3……再把资金结给商户,他就在当中吃资金沉淀的利息或做理财,个别‘二房东’甚至发生了卷款跑路。”一名接近监管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屡见最后收不回资金的商户去监管部门信访。

  “持牌收单机构除了申牌时就经过了资质审核,此后还要接受日常监管,比如要定期给属地管理的央行分支机构上报材料、接受监管定期‘家访’等;而无证机构则游离于监管视野之外。”该人士并称。

  这一点,是本次监管密集发文的整治重点之一。217号文全文重点就在于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在2017年12月底前通过持证机构自查是否有与无证机构的合作,并自断接口;在2018年2月底前完成央行分支机构组织检查。

  296号文也明确了支付机构向客户提供二维码付款服务的,应当取得网络支付业务许可;支付机构为实体特约商户和网络特约商户提供条码支付收单服务的,应当分别取得银行卡收单业务许可和网络支付业务许可。

  没牌照的,不是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交易链条与财技

  如果外包商是持牌收单机构,这样的链条是否合规?答案也是否定的。央行早已有文明确,支付机构之间是禁止直接连通的。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然支付机构之间不可相同,那就在中间架一道“通道”、借一个壳。“支付‘直行道’”系列上篇中提及的民生银行厦门清算中心、中信银行深圳相关业务部门等商业银行的蹊跷角色,正在于此,他们把移动支付巨头的接口放给下游各收单机构,以便让商户有聚合支付可接入,而他们本身却实际承担了跨行跨法人机构的清算职责,接近于清算组织的角色。

无证二清大危机!直连模式终结,扫码支付迎生死考验!

  上述接近监管人士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监管正在对此展开铁腕整治。281号明确要求了关于支付接口集中管理、不得违规开放交易接口的规定。296号文首度明确了二维码支付的规范,指出银行业或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

  有市场评论称,监管密集发文、规范落地,意味着以代扣名义行清算之实的银行系清算大军全军覆没。

  既然存在违规成本,那原来隐匿的灰色二维码交易链条为何会打通?除了支付巨头们四处存放的备付金让银行们动了心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根链条里“雁过拔毛”的财技。

  一名接触过此业务的支付机构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透露,这根交易链条里的手续费分成,是层层加成的。比如,移动支付巨头向“通道银行”收1.8‰~2‰的手续费,“通道银行”向外包收单机构收2.5‰~3‰,外包收单机构再向商户收取5‰左右。

  此外,接触得到数据、拥有流量的入口、有可能获得资金沉淀,也是互联网商业环境下的重重诱惑。其中,数据和流量打开了无尽想象空间,曾有一家为移动支付巨头放接口的支付公司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的下一步商业模式,是依托交易数据撮合“POS贷”。

  在整个金融系统“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监管整治环境下,监管的重拳组合出击已经开始。《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将于今年4月1日起正式施行,二维码市场乱象也将被清理整顿。

责任编辑:Rachel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