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支付业未来:费率优势不再,向数据服务、B端支付拓展

张奇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5-23 08:14
支付业 费率 网络支付 收藏

  日前有消息称,央行正在研究全额上收试点支付机构备付金。

  这也被部分人士认为是“最严备付金新规”。其实在2017年初央行要求支付机构将20%左右的备付金进行集中存管之时,便指出最终要实现全部集中存管。

  自2016年以来,伴随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推进,支付行业也面临严格规范,针对备付金存管、无证支付清查、条码支付规范等制度文件先后下发。与此同时,部分支付牌照被注销,行政处罚也较为密集。

  “我觉得还是积极的影响。”一位股份制银行网络金融部人士表示。他说,之所以监管方面坚持备付金集中存管,断掉支付机构和银行间的直联,其实还是从整体风险把控角度来进行的政策安排,希望整个支付市场本身更加风险可控。

  支付业发展过程中虽有风险暴露,不过整体发展势头良好。“从2010年正式给予身份,到现在已8年,受益于国内经济发展,支付市场越来越大,参与者越来越多,并且我国的移动支付在国际市场也比较领先。” 北京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赵鹞称。

  至于未来发展趋势,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认为,新的规则下,费率优势不再,支付正在变成标准化产品;同时支付服务商行业渗透将加速,未来精细化数据运营将成为衡量支付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标志。此外,多位受访人士认为,未来B端业务发展仍存在空间。

  迎来规范

  国内的第三方支付服务产生较早,或可追溯至2003年,不过彼时规模较小。

  伴随着市场扩容,2010年央行出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要求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获取牌照。2011年5月26日,央行正式发放首批27家第三方支付牌照。

  此后,支付公司数量及支付市场都在快速增长,与此同时,支付行业发展的“四梁八柱”正逐步搭建。“央行2012年就开始进行第三方支付监管框架的完善,包括制定和发布专项制度,建设相应监管基础设施等。”赵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认为,从2010年发布2号令、2011年发放第一批支付牌照至今,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牌照一直是强监管,风险发现早、出手整治也早。不过,个别风险事件亦难以避免。如2014年8月,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发生挪用客户备付金事件,涉及资金5420.38万元。为此,央行于2015年注销其支付牌照,这是全国首例。

  2016年10月,央行会同13部委制定并印发《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拉开了对支付行业整治序幕。具体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开展支付机构备付金风险和跨机构清算业务整治;二是开展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

  进入2017年,监管政策更加密集。年初要求支付机构将20%左右的备付金进行集中存管,年末再要求,2018年起交存比例将由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此外,当年11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12月发布《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

  与此同时,2017年8月网联在京注册成立,央行要求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影响最深刻的是先断再联,上网联平台,彻底规范接入、交易和数据,成为支持系列监管举措落地的有力抓手。” 支付行业观察人士吴全认为。

  此外,支付机构面临的处罚似有增多之势,甚至部分支付机构被注销牌照。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近日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显示,自首次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起,中国人民银行累计发放271张,截至2017年底该数据减少至218家,28张支付牌照被注销,部分支付牌照被整合。据了解注销原因不一,包括重大变更未报监管审核,挪用备付金、造成备付金缺口,未实质开展业务,持续亏损等。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人民银行2018年支付结算工作会议上强调,支付结算监管要统筹处理好“放管服”三者的关系。在始终强调严“管”,严厉打击支付乱象,规范市场秩序的同时,还要谋划做好更高层次的“放”和“服”工作,更好地发挥支付结算工作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未来方向:数据服务、B端支付等

  赵鹞认为,支付业未来的发展方向首先是开放,国内走出去,国外引进来,进一步提升我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竞争水平;其次应加快支付立法。3月21日,央行发文明确了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和监管政策,并于5月2日收到世界第一公司(WORLD FIRST)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

  业务层面,王蓬博认为,随着一系列监管落地,支付正变成“标准化”商品。大型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曾依靠更低的费率和高额的补贴迅速占领市场,但随着网联的建立,接口费率的优势即将被迅速拉平。此外,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巨头为了获取更多的场景数据将移动支付向场景纵深布局,付出的补贴将会更多。

  “未来想靠备付金发展肯定行不通,不过可以依托数据等提供其它服务,这是大型支付机构正在部署的事情,”前述网络金融部人士认为,“多年发展,支付机构得到了很多业务以外的收获,除备付金收益外,最典型的就是数据。大部分数据都存留在支付机构,对数据的把握能衍生出很多业务,比如风控反欺诈、评分、资产类业务等。”

  第三方支付一直有2B、2C两大模式之争。易宝研究院等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虽然当前C端支付占据了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的绝大部分,但行业新增用户流量已经遇到了天花板,未来几年极有可能演变为微信、支付宝两大巨头的C端存量用户黏性之争,而B端支付伴随着互联网+赋能传统产业的改革,有望迎来新生。

  “因资金量较大,重要性更强,所以对公的电子账户现在没有全面开放,可以说这方面支付公司还没有打开大门,在对公领域还有空间。”前述股份制银行网络金融部人士称。另有业内人士直言,供应链金融是支付在B端应用的重要场景,而且能够很好的服务实体经济需要,但是现在做得比较少。

  业内人士认为,伴随着科技进步,未来支付场景亦会发生更替。“不排除以后技术更加进步,相应孕育出新的产品,如生物特征技术使用,以后可能不需要手机支付了。现在国外已经在推动无感支付,不用去做支付的动作便完成支付,类似于原来过高速收费站要停车缴费,现在能ETC自动缴费。”赵鹞称。

责任编辑:晓丽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