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广州农商行迈步A股 寻机补血化解资本压力

罗仙仙时代周报2018-09-04 08:46
广州农商行 A股 上市 银行动态 收藏

  8月31日,广东证监局的官网上披露了一则公示—“关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登记受理”,确认备案时间为8月20日,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广州农商行正式步入A股上市流程。

  去年6月20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广州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交易,发行价5.10港元,共募集资金71.63亿港元(约合62.33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0.72%、10.69%,较2016年的末提升了-0.16个百分点、0.8个百分点和0.79个百分点。

  在今年3月底的香港业绩会上,广州农商行行长易雪飞对A股上市再次表态:“每年都会对未来三年资本补充规划情况进行修订,回A也是考虑的资本补充工具之一。”

  随后,广州农商行董事会于7月20日通过一系列关于A股上市的董事会议案,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资金用途在其方案中明确为:“全部用于充实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广州农商行了解筹备情况,其媒体负责人表示,当前不对上市问题作回应,均以官方披露为主。

  H+A计划

  广州农商行前身为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2009年底完成改制,也是广东省内首家改制开业的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之初广州农商银行就表达了上市意愿,去年在H股上市后,也成为在香港上市的广东省首家地方银行。

  上市之后,广州农商银行的业绩有所提升。根据年报显示,2017年末总资产为7357.1亿元,同比增长11.3%;存款总额和贷款总额均大幅增长,分别增长15.3%和20.1%。并实现了1304.78亿元,同比下降11.56%,但其净利润为58.91亿元,同比增长15.37%。

  同时,该行还实现了不良贷款总额和不良率近5年来的首次“双降”。年报显示,2017末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减少至44.5亿元,不良贷款率则较年初下降0.3个百分点至1.51%;而资产减值损失也从2016年的32.59亿元下降至7.88亿元,降幅达74.83%。年报对此分析为,“信贷资产质量良好,并在清收活动中收回部分已核销贷款,补充了贷款损失准备”。

  但其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理想,次日即跌破发行价。在今年7月20日广州农商行公告A股发行计划之后,广州农商行股价从4.60港元/股起涨,当天收报5.40元,涨幅接近17%;截至8月31日,广州农商行收盘价涨跌幅为-1.4%,收盘价为4.93港元/股。

  实际上,在2015年,广州农商行就在年报中明确提出了上市事宜,表示“测算了2015年的资本金缺口情况,研究资本补充的可行方案,推进上市准备工作”,建立资本长效补充机制。

  2016年,A股迎来中小银行的上市年,新增上市银行9家,其中包括了江阴银行、无锡银行等5家农商行,而广州农商行并未抓住时机。2017年A股中小银行过会速度明显放缓,仅成都银行一家在年底过会,而H股则有吉林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与中原银行三家内地银行挂牌。

  “港股的上市过程较短,尽管估值与募资不一定高,但对银行在解资本的‘燃眉之急’上是合适的选择。”深圳某私募机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今年7月20日,广州农商行披露了董事会“建议A股发行”的提议,具体方案中表示“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拟登陆深交所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股票,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并提出了具体的A股发行后三年分红回报方案、股价稳定方案等,“回A”似乎势在必行。对此,上述私募人士表示:“在资本得到一定补充,也有了如股权质押、额外的商业信用等,多了融资渠道,再启动A股计划就不那么急迫。”

  实际上,先行H股再回A股,广州农商行在这条路上也不是独行者,H股挂牌的浙商银行、重庆农商行、重庆银行以及青岛银行都已在A股IPO待审核队列中,其中青岛银行在8月28日通过发审委审核成功过会。

  内生问题,外需补血

  登陆港交所之时,广州农商行在全球发售共计15.829亿股,股价最终定价为5.10港元/股,略低于其当时的净资产价格5.76元,但在公开发售中收到的1553份有效申请共认购5330万股股份,认购比例仅为45%。其董事长王继康在挂牌当日的采访中说:“一方面宣传方面还有所欠缺,另一方面香港的股民对农村商业银行认识不足。”

  实际上,相较于2010年登陆港交所的重庆农商行来说,广州农商行在总资产、盈利等方面尚有距离,而其带有的“广东最大农商行”标签在H股市场上也未能换来高股价与高估值。

  在广州农商行上市前,营收状况已连续两年出现下滑。该行年报显示,2015年实现营收为162.13亿元,而2016年实现营收为152.40亿元,同比下降6%;2017年营收再次下滑为134.79亿元,同比下降近1.56%。

  不仅如此,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与资本充足率在完成上市前表现颇为紧张。在2014–2016年的三年年报数据中,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3.37%、170.79%、178.58%,不良贷款率则呈现为1.54%、1.80%、1.81%的逐年上升态势。而重庆农商行在2017年末的拨备覆盖率为431.24%,不良贷款率为0.98%;吉林九台农商行的上述两项指标则分别为171.48%、1.73%。

  这与广州农商行的地域布局密切相关。年报显示,该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内资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不超过5%,股权结构分散,但其内资股前三大股东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广州市政府间接持有其18.32%。同时,广州农商行主要于广东省经营业务,且主要客户与非流动资产均位于广东省。截至今年6月30日,该行营业网点已有627家,其中广州市628家,在佛山市、清远市、河源市、肇庆市以及珠海市设有5家异地分行和4家异地支行,而其区域布局多以村镇银行的方式开展。

  “部分农商行受到省联社的牵制较强,甚至被作为地方政府的一大融资平台。”招商证券邹恒超在其银行业研报中指出,“农商行资产质量历史包袱较大,随着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真实反映,原来划分在逾期、关注类贷款中的潜在不良将逐渐浮出水面;随着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小微和涉农又将是不良暴露的灾区。”

  据其年报,2017年末,广州农商行在表内贷款余额为1761.1亿元,较上年末的增长率为21.3%,增量排名位于广州区域第二位。“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规模逐年上升,以及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影响,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联合资信出具的评级报告表示。

  上述评级报告还表示:“近年来广州农商银行流动性比例、流动性覆盖率和净稳定资金比例整体有所下降,另一方面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较大,对流动性产生一定压力。”据其今年中报,投资总额同样呈上升趋势,从2017年末的2349.69亿元,增加至2465.22亿元,较上年末增幅4.92%。投资品种以债券、基金、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为主,但在贡献营收的金融投资净收益项上,今年上半年出现了10.41亿元的净损失,该行的解释为“终止确认的金融资产净损失10.43亿元所致”。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广州农商行在今年3月完成发行的100亿元二级资本债,并与“A股发行计划”一同提出了“发行境外优先股”的方案—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境外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而在该行的半年报中,资本充足率指标中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较上年初下降了0.23个百分点,分别为10.49%、10.46%。

  对此,上述深圳某私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商业银行风险资产对资本消耗很快,且国内直接融资市场尚未完善,为持续达到监管要求,尤其是依赖区域市场环境发展的农商行,在资本补充压力上更大。”

  值得一提的还有,农商行近年来回A的热情很高,但之后的回归之路一直不平坦。今年7月,证监会相继公告称,取消青岛农商行和瑞丰农商行的IPO审核,另外今年以来已经有5家农商行出现信用等级被调降,不良贷款率与逾期率的骤升均是主要原因。这也意味着,在“去杠杆”持续的市场环境下,广州农商行的“回A”之路注定不平坦。

责任编辑:方杰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