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银行“冲日均”揽储付息率超6.6% 资金“网络打卡上夜班”

张 歆证券日报2019-03-19 08:41
揽储利息
银行动态 收藏

  从“冲时点”到“冲日均”,银行的贴息揽储似乎永远在路上。

  “现在银行签约的利率是年化3.7%,额外补贴每日万分之0.8的利率,折合年化高于6.6%”,资金掮客Y先生近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部分国有大行在湖南、河南、河北、广东、江苏的一些网点还有资金缺口,不过客户不用全国飞,只需进行网银开户并转入资金即可。”

  据本报记者了解,对于“冲日均”的资金而言,留在银行“过夜”很重要,也就是要“晚进早出”,这样才会被纳入统计口径。“而且,这样的进出方式,特别适合白天需要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摆账或配资的资金”,Y先生表示。

  贴息揽储乱象犹存

  “过夜”成资金必答题

  过去,存贷比考核一度被解读为银行贴息揽储的动因之一。如今,存贷比指标已经由硬性要求变成了软性监测,但是银行对于存款的渴望依旧没有减弱,甚至在招聘、考核等多个环节都展示出对存款的重视。

  “大多数银行吃息差为主的盈利方式没有显著变化,揽储的意义仍然很明显”,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存贷比即便不再存在75%的监管上限,也不可能是无上限的,大多数不会超过80%,极限值也就是85%左右,因此存款还是必须的,何况总行对这一块的考核也没有放松。”

  于是,在每个季末、年末时点,银行对于揽储依旧不遗余力。而且,为了应对存款偏离度考核,部分银行网点甚至还需要“冲日均”。

  “河南某农商行继续收7天、14天以及冲日均资金过夜资金,价格高”、“村镇银行收一个月资金,价格给力”、“常州某国有大行,本月15日至4月1日,需要1000万元存款,有资金联系”。将上述“行话”翻译过来,大致意思是部分国有大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的网点在寻找期限各异的大额储蓄资金。而这种需求并不是无偿的,其对于资金方的回报将是贴息。

  资金掮客L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具体介绍称,在“冲日均”模式下,银行需要资金方完成一定的“基数”,而“基数”等于资金量乘以天数。以1亿元存10天为例,其完成的“基数”为10亿元。也就是说,其任务目标对于存款偏离度公式中分子分母都涉及的日均存款指标会产生影响。根据规定,月末存款偏离度=(月末最后一日各项存款-本月日均存款)/本月日均存款*100%。

  Y先生还告诉本报记者,一家国有大行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网点3月底前还需要完成15亿元的“基数”,也就是说,每天还需要逾1亿元资金留在银行“过夜”。

  此外,不同类型银行的冲日均价格也存在明显差异:所谓“四加九”的银行价格略低,目前贴息加利率一共可达6.5%;城商行较上述银行稍高;而村镇银行和农信社的冲量资金价格最高,此类银行中有部分银行被中介列为“高危银行”。对于经验丰富的资金掮客来说,“高危地区和高危银行”的口子原则上是不操作的。

  监管明令禁止

  有银行“伪创新”应对

  虽然资金掮客一再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贴息操作流程是合规的,甚至网络上还有一些合作协议的模板。但事实上,监管部门对于贴息等违规揽储行为已经做出界定。

  有关部门此前曾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应加强存款稳定性管理,约束月末存款“冲时点”,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该通知还强调,商业银行不得采取“非法返利吸存(通过返还现金或有价证券、赠送实物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或“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等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

  去年6月底,银保监会联合央行对相关制度进行了完善,形成《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调整存款偏离度从3%到4%,约束银行存款“冲时点”行为。该《通知》再次强调银行不得采取“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通过个人或机构等第三方资金中介吸收存款”。

  为了规避监管,部分银行甚至“创新”出了“理财+贴息”的合作模式,资金方可以买入期限长短不一的理财(最短时间可以为几天),并享受正常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再由借款方进行贴息,利率则根据买入理财产品的时限进行确定。在资金掮客的描述中,这种合作的模式对资金更安全。

  “其实,这种贴息存款并不是绝对安全。目前的大资金都要求银行将所有的贴息一次性给付,但是资金方并非是稳赚不赔的,此前多家银行被曝出存取失踪的情况,其中相当多的情况就是‘你赚我贴息,我赚你本金’;而贴息方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银主的资金需要在账面上趴满约定的时间,贴息方的年化资金成本最低,但是如果银主坚持要求提前取走存款,则贴息方只能根据合同中对于违约责任的约定索赔。由于贴息定存本就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其索赔的时间跨度和成本可能将是巨大的”,某资深律师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部分区域银行

  存贷比指标偏高

  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相比,由于自身的先天条件特点,农商行和城商行的存款抗波动能力是比较弱的。

  同花顺数据显示,黄河农村商业银行、河北银行2017年年底(由于地方未上市银行2018年的经营数据通常要在2019年4月份-5月份披露出来,目前的主要可比数据仍是来自2017年年报)的存贷比超过了75%,且最近几年以来呈现上升态势。虽然监管已经放松了对于存贷比的绝对管制,但是存贷比仍然是监管部门重点监测的指标。此外,另有部分农商行和城商行的存贷比指标比较接近75%这个曾经的监管红线。

  对此,有城商行人士指出,城商行和农商行大多服务于本地企业,除了吸收存款难度大,主要依赖当地大客户以外,贷款客户集中度也比较高。《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同花顺数据发现,部分银行最大十家单一客户贷款比例接近了50%的监管上限。

责任编辑:方杰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发送
普通评论
发送
普通评论
普通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